快捷搜索:

2000众名女孩投入的夏令营营长:与孩子共情是营

  我们常说,“营地导师是营地教育的灵魂”,孩子可能因为一个导师而爱上这个夏令营,而亲自设计内容和管理营会的营长,更是一个营会成功的关键。

2000众名女孩投入的夏令营营长:与孩子共情是营

  今天的主人公营长来自青青部落,她叫陈思静,是青青部落爆款产品“百变女孩营”的营长,也是这个营的总设计师。

  在当代中国,性别模糊的时代已经过去,女孩的性别教育日益受到重视。一个例证就是,青青部落这个专门针对女孩的夏令营非常受欢迎,截止到目前,已经有2000多名女孩参加了青青部落的“百变女孩营”,她们来自祖国的四面八方。

  夏令营前夕,我们来到位于北京西北旺的青青部落办公室采访,在我们面前的思静理性而温和。采访中,我们真实感觉到,只有真心喜爱孩子、愿意潜下心来研究孩子,才能设计出让孩子心动的产品。

  思静是一个一岁多孩子的新手妈妈,她说,“从事营地教育行业让我开始思考家庭教育问题”,她的目标是成为一位好妈妈,相信她能做到。

2000众名女孩投入的夏令营营长:与孩子共情是营

  我毕业于清华大学美术学院艺术设计专业,大一的时候我进入世纪明德担任辅导员,大二的时候已经是明德的北清人师骨干辅导员了(北大、清华、人大、北师大)。

  2013-2015年我担任清华辅导员队长,负责招生,在我手上招了大约200-300个清华学生。同时我自己也担任一线年毕业的时候,我已经亲自带过15期营了。

  2015年,我留在了世纪明德、后分配去青青部落负责产品设计研发,最初我负责游学、科技、艺术三个板块,现在主要的精力在做“百变女孩营”。

2000众名女孩投入的夏令营营长:与孩子共情是营

  这个女孩营的设计理念有一个发展的过程,最开始是“小公主”,“优雅天使”,到后面的“让孩子发现、欣赏、创造美好的自己”,增加了一些活动环节,包括插画、服装设计等,通过各种活动引导女孩们关注外在美和内在美。

  目前“百变女孩”的课程有女孩密语(女孩心理、生理、安全知识介绍)、国学礼仪、西方礼仪、审美训练等等。之所以添加女孩密语课程,是因为现在孩子发育早,羞于表达,青春期身体变化,为了不引人注目,经常含胸驼背,缺乏自信等,希望让女孩正确认识自己,发现欣赏和创造美好的自己。

2000众名女孩投入的夏令营营长:与孩子共情是营

  后来在设计夏令营课程时候,专门增加了一个“全营走秀”环节,让营员们在大家面前走秀,很多害羞的女孩子成功的克服了内心的羞涩,成功展现了美好的自己。

  为了吸引女孩们对传统文化的热爱,营期中有传统礼仪、服饰课,女孩们穿汉服、学礼仪、跳汉服舞、做古典发饰等,这是女孩子最喜欢的内容。整个夏令营营期孩子们会尝试3-4套汉服,其中一套会送给她。

2000众名女孩投入的夏令营营长:与孩子共情是营

  为了给孩子们带来安全感,“百变女孩”夏令营导师全部是女生,青青部落招聘导师有严格标准:首先要热爱教育,喜爱孩子,看她们是否有支教、公益、培训机构的经历;同时还需要实力和颜值并存,因为营地导师就是孩子的榜样,要对孩子有正确的导向作用。

2000众名女孩投入的夏令营营长:与孩子共情是营

  共情能力是一个营地导师必须具备的能力。有的学员年纪偏小,缺乏安全感,有位小营员刚入营的时候,深夜不睡觉,在宿舍大吼,后来,我们的导师全程指导并时刻陪伴,这位孩子慢慢克服了内心的恐惧,投入到夏令营生活。

  今年百变女孩的夏令营有了新的变化,增加了游戏化的内容,比如在破冰和表演狂欢派对中加入音乐元素;让孩子在艺术沙龙课中借助道具进行总结和反思;结营时以“贫民窟中超级女王”为主题戏剧化呈现营期成果......

2000众名女孩投入的夏令营营长:与孩子共情是营

2000众名女孩投入的夏令营营长:与孩子共情是营

  青青部落的营地导师有规范的培养体系:导师——小班负责人——副营长——营长,负责夏令营产品设计、运营管理、招生和导师培训。

  我是一位1岁多男童的妈妈。从事这一行业,也开始让我思考家庭教育问题,家长应该如何和孩子相处,如何激励孩子、如何与孩子互动,不再是传统的单向输出。我认识到家庭教育真的非常重要。

  这份工作也让我从另外一个角度观察今天的女孩子。我发现现在女孩子非常有个性、需要把孩子当做成人对待,尊重她们。由于一些家长工作比较忙,导致家庭教育部分缺失,一些女孩的生活习惯不好,有害羞和自闭倾向。

2000众名女孩投入的夏令营营长:与孩子共情是营

  我们会根据团体心理特点来设计一个夏令营:第一阶段:孩子刚进入营地,主要是破冰、建立安全感;第二阶段:融入期,营地导师要拉近与孩子距离,让孩子了解对方、加强凝聚力,归属感建立;第三阶段,矛盾期,有冲突、学会解决,不要避免;第四阶段,凝聚期,团队凝聚成一个整体。当然,如果营期较短可能不会完整经历这个阶段。

  作为营长或者营地导师,我们不会强加给孩子价值观,我们希望孩子学会分析什么是对的,什么是不合适的。

  在一个营会里面,导师的作用是如此重要,导师的一句话或者一个行为有可能影响孩子一生,这份工作给我的体会真是如此幸福又责任重大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